荷 园 概 况
 
     
 
 
  
  您现在的位置:荷园 > 详细信息
 
 
 
叔父要吃花香藕
     
发布日期:2015/9/8 7:36:27    
    

花香藕是我们水乡的特产。它玲珑剔透,洁白中微微泛黄。这哪里像藕,倒像是人见人爱的美玉。吃在嘴里, 更是别样滋味:香甜脆嫩,清爽宜人,满口生津。胜似北京鸭梨,强过富士苹果。

叔父爱吃花香藕。年已八旬的叔父,年轻时是县城小有名气的医生。他夸花香藕,夸出若干强身健体的药物作用来。每当此时,我是连连点头。可又常常左耳听右耳出,我有我的理由:花香藕只是半成熟的东西, 即使人,年轻的还得跟年长的拜师学艺呢。我猜想,叔父爱吃花香藕,还不就是嘴馋!俗话说,老馋老馋。人老了哪有不馋的,何必遮遮掩掩,顾左右而言他!

有看法尽管保留,既然叔父爱吃花香藕,做侄儿的就该满足他的要求。即使他老人家就是为解馋,也无半点推托的理由。

孝敬长辈,天经地义!几年前,我就向叔父保证:每年淘花香藕季节,我一定尽力让他尝鲜!

眼下正是花香藕上市时节,我该兑现自已的承诺了。前几天,我就跟淘藕的朋友协商,请他帮忙带些花香藕。

说实话,獐狮荡曾被人称为藕窟。那时候,只要一出村,满眼皆藕田。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。”大诗人杨万里的诗句,在獐狮荡就是现实的图画。然而,荷藕有它自身的生长特点,在一块田里长了五六年,这田就会僵化,如果继续种藕,既不能保证产量,也不能保证质量。獐狮荡的藕田都长僵了,在目前治僵还是难题的情况下,习惯于种藕的獐狮荡人,将触角伸到了外地。高邮,兴化,建湖,淮安,甚至无锡太湖,都有獐狮荡藕农的足迹。要想吃藕,只有请淘藕师傅从那里带回了。

然而,等了两三天,却等来了一个电话:明天在邻镇淘藕,离家不远, 你自己到田头取藕吧。不行也得行,朋友尽力了,只能这样办。

上午十时左右,我骑着老掉牙的自行车,直奔朋友指定的地点。七八里路程,说到就到。还算去得及时,稍稍等了一会,淘藕师傅已陆续拖着藕来到河边。

朋友帮忙,挑选了十几支有模有样的,又帮着装进蛇皮袋,绑上自行车。

我住的地方,文友绿杨奇君称之为当代宝应桃源。桃源有它的妙处,满眼绿色,

鸟语花香,堪称天然氧吧。桃源也有它的不足,地处偏僻,交通不便。要将藕送到县城叔父家,还得费些周折。

吃罢午饭,稍事休息,我骑上自行车上了路。请别误会,骑车上城,我早心有余而力不足。虽说今天气温不算高,但大暑天不热也热。三十几度的天气,炎炎烈日之下,稍稍活动便汗流浃背。可不骑车不行,要乘车去宝应,非得到獐狮小镇不行。好在路程不远,六七里路转眼也就到了。

停下自行车,解下捆绑绳,提着口袋乘上了公交车。

下车后,难题又来了:叔父家住在老城区小巷,别说出租车进不去,三轮车也不肯送。没办法,启动11号!

俗云:远路无轻担。二十余斤不算重,可提着它走一二里路就重了;一二里路不算远,可提着二十余斤,它就远了。偏偏前方一块戗牌挡道:前方修路,请绕道行走。简直故意刁难!没办法,戗牌面前人人平等,我只能立正向后转,另辟蹊径。

我气喘吁吁,臭汗淋淋。口袋从右手换到左手,不一会又换了过来,还是越来越重。农人不惜衣。我当过十五年农民,身上衣服总是脏兮兮的,何曾惜过。可今天不同,难得上回城,上身穿的是洁白的短袖衬衫。我几次想背上口袋,都强行克制住了。不行啊,口袋拎得我双手发酸呢。再当一回不惜衣的农民吧,心一横,口袋爬上了后背。

叔父家总算到了,可意外的是,铁将军把门!也怪我,事先未电话联系。邻人告诉我,你叔父去浴室洗澡了。老人家天天水包皮,谁知他今天这么巧。管它呢,自来水龙头一打开,从头到脚淋了个遍。

拜托高邻,我直奔叔父常去的浴室。浴室大门口,我找到叔父。大热天,让你受累了!叔父的脸上满是笑意加歉意。叔父的话,像一股清爽的风,吹得我浑身凉爽舒畅! (蔡宜久)

 

 
 
Copyright ?2013.All right Reserved. 宝应荷园 版权所有 [管理进入] 点这里跟你的昵称交谈
建议IE8.0,1024×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今日宝应网 设计制作和技术支持 苏ICP备13043296号-1